开机广告的关闭按钮在哪里

开机广告的关闭按钮在哪里

打开电视要观看长达数十秒的广告,这似乎成了今天全新的一种“收看行为”,被行业推崇着,被观众排斥着,但最重要的是,被主流市场所默许着。

此说法也得到了目击者的印证,培正高一学生伊同学告诉记者,事发时路上堵着不少私家车,她亲眼看到司机曾在车里问陈同学有没有事,当时陈同学无回应,司机让她女儿跟上陈同学查看情况。另一位高三学生也说:“并不像网络所说的根本不管。”

当事人主动现身 直言视频不全面

根据视频,记者找到了事发地点,处于培正一横路和培正路交叉口,路面较窄,最多仅能通过两辆小轿车。为西往东单向车道,路口禁止左转,而培正中学恰巧在车道左侧方,因此不少家长选择将车停在路口处,孩子下车穿过路口,步行120米进校。

16日,广州交警就近日在网络热传的“小车开门撞到学生”视频发出通报:4月15日上午7时许,驾驶人吴某(女,48岁)驾驶粤AFZ8××车辆,途经广州市越秀区培正一横路培正路口时停车,其车上后排乘客郑某(女,13岁)打开车左后门时,与一名骑自行车的学生袁某(女,16岁)发生碰撞,造成袁某右侧肱骨头向前上方稍移位。事后伤者袁某右手肩关节已通过医生复位,不需手术及住院治疗。

1网络疯转 网友热议

经过调查取证,吴某驾车有妨碍安全行车的行为,以及乘客开关车门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的行为,是造成此事故的原因,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驾驶人吴某已垫付伤者袁某医药费,双方自愿协商,已达成赔偿协议,袁某及家长已对吴某和郑某的行为表示谅解。

作为收看终端的一种融媒体转型,OTT TV也即智能电视,让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大视频传播逻辑纳入到了传统电视的视野中来。“电视机”改头换面,除了把国人几十年养成的客厅文化薪火相传下去,也为今天的观众创造了更自由、更便捷的内容消费选择。当然,接入互联网的电视新物种,同样面临新的状况。开电视要强制收看互联网广告,就是在这样的新场景里才生成的吊诡体验。消费者不想为此埋单却苦于找不到关闭按钮,只好忍气吞声。极端一些的,也有极客开发自用第三方插件来介入屏蔽开机广告,甚至公开上传教程供广大用户使用,这种“以暴制暴”的逻辑似乎正从小众走向大众。

站在理性的审视里,开机广告的不由自主,或者自用屏蔽插件的公开共享,都已经构成某种意义上的权利侵犯,而这种“伤害”又似乎是双向的,剪不断理还乱。问题的出现都有先后因果,但问题的恶化通常也不会是单方面的我行我素。这个状况背后关涉的,是终端制造者和消费者基于自身诉求所采纳的一种“自保”行为,甚至在不断被放大的对峙里达成了某种权力关系的微妙平衡。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区别于纯粹恶的动机,这个争议事件里的关系双方都显而易见地拥有着出发点上的合理性:基于智能电视以服务而非硬件完成变现的产业逻辑,开机广告和贴片广告无疑是最为理想的广告形式。随着智能电视的市场渗透率不断提升,用户“无法选择”的开机广告则作为一种稳定的可观收入,构成弥补硬件成本高、优质视频资源价差等的重要手段,在产业成长速度远超过其成熟度的既有框架里,这也基本算是事出有因。与之相对的,智能电视的用户体验升级,让受众对终端使用有了更高的期待。传统电视收看是“定点约会”,智能电视时代的用户无疑拥有了更强的能动性,不能被“掌控”的开机广告,既是不友好的体验,也在事实上构成了对用户权利的侵犯。

律师 建议车主当场查看伤情

视频疑似为行车记录仪所拍摄,时长1分14秒,在视频里,一名身着校服的女生正骑着单车前进,在她前方,一辆车牌为粤A的私家车毫无预兆突然将后排车门打开,女生躲避不及,被打开的车门重重击向路旁的水泥墙壁。被打中后,女生曾尝试扶起倒地单车,然而因疼痛她未能成功,反而捂肚呻吟,痛苦地靠在墙上。在近一分钟的视频中,看不到车主与乘客有下车询问女生,直到女生被其他人搀扶离开后,车门才重新打开,一名同样穿着校服的女生下车而去。有热心网友指出,该事件发生地点在东山口,女生所穿校服则为培正中学校服。

看起来貌似都情有可原,但一个“情”字并无法成为阐释社会行为的逻辑起点。以不规则的手法来解决规则的缺失问题,无论行动者的动机是否具有自洽性,其造成的实际社会结果都值得我们好好审视一番。

开车门撞伤人 未满14岁免处罚

4月15日,一条视频微博引爆网络,牵动广州街坊的心。在视频里,一辆粤A牌照的私家车在开车门时,撞到一名骑自行车女学生,女生当即被弹出撞在路旁围墙上,全程车主与开车门的乘客无下车查看女生伤势。不少网友纷纷指责车主,认为其冷漠无良,然而事情有反转,据当事被撞女学生称,车主曾摇下车窗询问其伤势,双方家长已沟通协商,她还收到了当面道歉。

对于制造商而言,OTT业务的营利模式并非铁板一块,但成长中的市场让这种原本应该相当细节化的变现规则还显得有些语焉不详。作为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作为钉子户的开机广告仍然会是一段时间里相当中国特色的过渡面貌。但需要着重厘清的一点是,对于内嵌在电视媒介中的公共性底色的轻视,是这一状况更恶劣的影响所在。电视开机的这一段“公共时间”,并不能简单置换为一种个人化的使用习惯,有着至关重要的社会意义。所以,还不只是变现的问题,国内智能电视市场这些年跑马圈地迎来的“早熟”,潜伏着一系列技术规范、产业规范不成熟的状况。要让智能电视真正能够理解大众,开源系统的标准统一、盈利结构的多元开拓等行业的整体性提升,都要尽快跟上,才会显得不那么捉襟见肘。

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在今天这个充分拥抱消费文明的时代里,有如一则“开机广告”引发的争议层出不穷。从个案的角度看,上述事件势必会伴随OTT产业规范化的进程得以妥善解决,想来也会是一个可期的结果;但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一段几十秒的广告要何去何从,当以不规则应对不规则的心态成为一种彼此默许的共识,破坏的又何尝只是客厅文化呢?

“网上传的不是事实,我受伤靠墙壁时,车主有摇下车窗,询问我情况。”陈同学告诉记者,当天她正骑车去上学,被撞时右手感觉刺骨疼痛,“那个路段不能停车,所以车主没有下车。周围路过的街坊建议我先去校医室,后面校医建议我去医院,医院诊断是关节脱臼。”另据陈同学家长透露,如今陈同学的关节已复位,但还需戴肩带一个月。

问题一体两面。之于消费者而言,其对乏于合理性的规则所采取的“不规则”行动,看起来属于一种“正当防卫”,但过程中同样涉及私领域和公共领域的边界问题:仅为自己所用,设计并使用屏蔽插件不失为一种解决问题的有效路径,于情于理都无可指摘;若是上升到群体行为,例如上传并共享屏蔽插件,其本质与开机广告无法关闭的强盗逻辑无异,都在试图垄断某种话语权为自身权利的合法性寻求有效解释,即便这种策略往往会被事件的原罪所遮蔽——然而要知道,“你做错了,我为什么要做对”的粗暴逻辑,从来不会是解决问题的真正办法。共享屏蔽插件这一看似无害甚至显得友好的举动,可能破坏的是整体性的社会信任,毕竟在这一组别扭的互动关系里,所有触发的社会行为其实都是利己而非利他的。

4月15日,微博认证为资深车评人的微博网友“袁启聪”发布视频微博,并配文“这个司机太无良了,这样都不下车问候一下,心疼小姑娘,我就不信是疏忽”。

4月15日广州交警接到群众举报后,依法受理了案件,并开展调查取证工作。4月15日20时许,驾驶人吴某到案并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

为还原事件本身,记者辗转联系了培正中学,一名专门负责学生德育方面的老师告诉记者,事发时间为15日早晨7时左右,视频公布后,校方主动联系了车主,车主下午便赶至学校,等到被撞的学生家长带孩子看病回来,双方家长进行了当面协商,如今已达成和解,“我们也分头做了教育和指导,希望可以降低这件事对两个学生造成的影响,尽量减少伤害”。

经询问双方当事人及调取行车记录仪证实,事故发生后,吴某打开车窗向袁某道歉及批评郑某,在袁某离开现场后才驾车驶离现场,未发现吴某有主观逃避法律责任的行为。针对吴某驾车存在妨碍安全行车的行为,以及乘客郑某开车门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的违法行为,广州交警已对吴某进行处罚。鉴于郑某不满十四周岁,不予行政处罚,但责令其监护人加以管教。

“对方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并没有像网络传言不闻不问!”在镜头前,陈同学直言主动发声是因为如今网络言论一边倒,网友纷纷谴责车主与开车门女生,她害怕网络暴力会影响开车门女生正常的学习生活。“她开车门时没看四周,并非故意。并且事后双方家长见了面,已经协商好处理结果,小女孩也当面和我说了对不起”。

学校 双方家长已协商和解

广东杰海律师事务所律师甘静仪则向记者表示,如果司机并非停在道路允许的停车位上,且乘客推门撞伤人,那么司机应该停车查看伤者情况,如果需要送医,应及时送医,并作出经济上的赔偿。至于是否赔偿精神损失,则要看经鉴定后的伤残等级,由于关节脱臼并未达到伤残等级,所以一般不支持精神赔偿。

4月16日,众多媒体聚集在培正中学门前蹲守。就在媒体采访时,一名右手打石膏的女学生陈同学(化名)主动走到媒体面前,表示自己便是视频里受伤女生,为培正中学高一年级学生。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