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度业绩好于预期巴菲特称中国潜能还没完全发挥

在2010年左右,苹果依然由其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领导。直到2011年8月24日,也就是乔布斯去世前两个月,蒂姆·库克(Tim Cook)接任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后他一直掌权。在库克的领导下,苹果已经售出了数十亿部iPhone,并获得了数千亿美元的利润。它一度记录了当时上市公司有史以来最赚钱的季度。

手机屏幕也出现了同样程度的改善。2010年的顶级iPhone屏幕为3.5英寸,像素为15.3万。而最新款iPhone可以配备6.5英寸屏幕,像素超过260万。分析师卡根说:“现在我们用的是iPhone11,如果我们重新拿起初代或第二代iPhone,感觉可能就像重新驾驶古董Model T。”

在股东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了2019年一季度业绩。

图为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报道

苹果还在2017年开始建设名副其实的地标建筑,即苹果园(Apple Park),这是其在家乡加州库比蒂诺兴建的巨大企业园区,建造成本估计为50亿美元,现在是该公司的总部。

iPhone也推动了苹果自身的发展。在过去十年里,苹果已经从一家以MP3播放器为副业的大型电脑公司发展成为一个价值上万亿美元的大型科技公司,业务遍及全球,拥有13.7万名全职员工。知名风投公司Loup Ventures创始人、苹果资深分析师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说:“毫无疑问,iPhone是过去十年来最具影响力的消费科技产品。”

2010年以来苹果市值上涨情况

但最大的挑战可能只是因为iPhone是一款千载难逢的产品,不能像过去10年那样快速增长,当时数亿人第一次拥有了iPhone。iPhone的销量在2015年达到峰值,为2.31亿部。自那以后,它们基本上持平。2019年,苹果表示不再计划报告销量数字,这表明总收入和其他指标对投资者来说已经能够提供足够多的信息。

一路走来,苹果已经跨越了几个重要里程碑。该公司于2015年加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这让苹果成为蓝筹股和行业旗手的象征。苹果得到了著名投资者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支持,后者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现在拥有苹果超过5%的股份。

B类股每股收益8.81美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0.46美元;

可虽然乌克兰人与俄罗斯人目前彼此看对方不爽,乌克兰人在行事风格上还仍然带着俄罗斯人那种“不管不顾”的劲头。这不,对现任总统波罗申科的执政很不满意的他们,居然在今天的乌克兰大选第二轮中,真就继续把选票都投给了泽伦斯基。

这一结果自然也令众多并不看好这位喜剧演员的国际媒体感到震惊。此前,不少西方媒体就认为泽伦斯基缺乏从政经验,而这会给经济萎靡不振、依靠西方援助生存的乌克兰带来很大的麻烦。

专注于限制过度使用iPhone的替代品公司Light联合创始人Kaiwei Don说:“一个转折点是,苹果引入了屏幕时间功能,其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承认他使用手机太多了。人们开始看到其中的一些指标。这是基本的数学,每天花5个小时在手机上,这段时间你还能做些什么呢?“

所以,当他决定“假戏真做”,真的来参选2019年乌克兰总统大选的时候,他便凭借在电视剧中树立起的不满国家现状、决心要反腐败和反寡头政治的“接地气”的“人设”,而直接将乌克兰观众对他的喜爱,转化为了乌克兰选民对他的投票。

不利的一面是,iPhone也变得更加昂贵,至少在前期是这样。入门级机型iPhone 3G的价格仅为199美元,而且部分由AT&T两年期合同补贴。而苹果Pro版iPhone现在起价999美元,无线合约单独出售。

2018年6月4日,在加州圣何塞的圣何塞会议中心,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发表讲话

活动人士和消费者权益倡导者也越来越担心向数亿人出售新硬件设备的环境成本,这些人每隔几年就会更新一次信息。近年来,苹果推出了新的回收计划和倡议,以减少进入垃圾填埋场的废物。其他人,包括苹果前首席设计师乔尼·艾夫(Jony Ive),也表达了对iPhone可能“太好”的担忧,因为人们无法将其放下。作为回应,苹果推出了屏幕时间控制功能,以帮助人们摆脱对发光小屏幕的沉迷。

报告显示,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度营业利润55.6亿美元,市场预期52.9亿美元(注:营业利润不包括伯克希尔投资和衍生品投资组合的季度损益。);

下面这张英国BBC制作的选情地图更是直观地反映了乌克兰的“民心所向”:全国所有选区几乎都投票给了泽伦斯基,波罗申科则只获得了可怜的一处支持……

相反,苹果将投资者的注意力集中在其所谓的“可穿戴设备”上,其中包括Apple Watch和AirPods,以及其服务部门,该部门销售Apple TV+和Apple Arade等内容订阅。但iPhone仍占苹果2019年销售额的54%。本世纪20年代是否会像过去10年那样,促使苹果高速发展,这将取决于人们使用的在线服务和电脑是否能像iPhone那样改变我们的生活。

蒙斯特指出:“你可以浏览这款手机的每一项功能,想一想围绕这些功能创建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它几乎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相机和Instagram,定位可以做的任何事情,从地图(比如Waze)到谷歌地图上的广告,再到外卖(比如GrubHub)。NFC使手机银行成为可能,这将改变银行业。现在的内容消费就是视频消费。如果没有iPhone,YouTube就不会成为现在的样子。”

虽然iPhone的核心理念在这十年中没有改变,但设备本身却变得更加强大。

可为啥泽伦斯基能赢得大选呢?毫无从政经验的他又是靠什么俘获了选民的心呢?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业绩报告并不包括卡夫亨氏带来的影响,据华尔街见闻报道,巴菲特表示:“我们在卡夫亨氏上付出了太多代价。业绩报告不包括卡夫亨氏带来的影响,因为审计师还未在其业绩报告上签字。”

也许凸显iPhone变革力量的最好例证就是它对相机的影响。据相机和成像产品协会的数据显示,2010年袖珍相机的销量约为1.09亿台。但在2018年,也就是有完整数据的最后一年,只售出了900万台配有内置镜头的相机。乔治敦大学麦克多诺商学院教授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e)表示:“有些产品被吸收了,有些则完全退出了市场,这是自由开放市场所决定的。”

Steam手柄促销原本将于12月4日截止,不过现在商店页面已经没有了购买按钮。据之前的报道,本次甩卖的手柄是Steam手柄最后一批,以后将停产。

苹果还推出了三大全新产品线:iPad、Apple Watch和AirPods。虽然它们都卖得很好,但都无法像iPhone那样改变世界。

在这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苹果都保留着“最有价值上市公司”头衔,只是在最近才短暂地被长期的科技竞争对手微软以及最近上市的沙特Aramco超越。

有玩家表示订单毫无缘由被取消了,甚至退款都已经到账,网友猜测可能是手柄缺货,所以取消了部分订单,但让人不满的是如果缺货了V社却没有及时将Steam手柄从商店下架。

于是,最终的结果便是从没当过总统,没有从政经验的喜剧演员获得了73.07%的选票,而做了5年总统的,更在乌克兰政坛摸爬滚打了多年的现任总统波罗申科,只获得了24.58%的选票。

巴菲特:中国潜能还没完全发挥

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度营业利润好于预期

苹果以几款利润丰厚的产品进入下一个十年,但它越来越多地面临着与其规模和成功相关的挑战。

在21世纪初,功能最强大的iPhone是iPhone 3G,这是iPhone的第二个版本,采用了运行速度较慢的三星CPU,一个内核运行速度为412 MHz。而最新旗舰版本iPhone 11 Pro配备了苹果自主设计的芯片,六核最高速度为2.65 GHz。诸多测试显示,现代iPhone的性能可以与笔记本电脑相媲美。

苹果每年都会推出性能大幅提升的新机型,这一能力得到了庞大而复杂的供应链的支撑,最终由苹果的主要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在中国进行大规模组装。2017年,苹果表示,它在中国创造和支持了480万个就业岗位。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公开信息、澎湃新闻、华尔街见闻等

而这,恐怕也是在此次大选中被严重羞辱的波罗申科,仍会喊出“我还会回来的”的原因吧……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是,泽伦斯基的对手、现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糟糕的表现,才是创造了这段选举界中的“泥石流”根本原因。英国BBC就指出,看来乌克兰人是铁了心要把波罗申科赶下台,也受够了乌克兰此前腐败、搞寡头政治和脱离民众的“建制派”,所以他们才会在总统大选中用投票去表达他们的抗议和不满,甚至不惜选出来一个毫无从政经验的喜剧演员,以羞辱波罗申科和乌克兰的政客们。

巴菲特表示,他对中国近年GDP增速放缓并不担心,“中国拥有世界人口的20%,它的潜能还没有完全发挥,中国拥有大量的人才储备,拥有培育一切的土壤,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很多是超出人们理解的,而这种发展还没有结束。

不过,英国BBC等西方媒体还是不看好泽伦斯基当政后乌克兰的前景,认为当这位喜剧演员真正开始执政后,乌克兰民众就会发现选举是一回事,治理国家则是另一回事。

无线分析师杰夫·卡根(Jeff Kagan)说:“十五年前,我们只用无线电话打电话。如今,我们把其他许多东西都整合到手机上,它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遥控器。”

首先,在2015年的时候,这位老兄拍摄了一部在乌克兰国内“火爆全网”的喜剧片,名为《人民公仆》(Servant of the People)。这部电视剧讲述的是一位中学历史老师因为一段痛骂政府的视频而意外走红,最终凭借着“反建制派”的政治立场而成为乌克兰总统的故事。

一些西方媒体采访的专家也一度怀疑泽伦斯基在今年3月的乌克兰大选第一轮中能获得很高的支持率,只是因为选民们在惩罚现任总统波罗申科,但并不会因此就真的选这么一位仅仅在电视中演过总统的喜剧演员当总统。

A类股每股收益13209美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692美元;

最近,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要求苹果以及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提供相关文件,作为反垄断调查的一部分,因为立法机构对大型科技公司的某些做法越来越持怀疑态度。近几个月来,库克不得不回答国际媒体提出的问题,即苹果是否是垄断企业,这主要是基于苹果对其应用商店平台的控制。库克在10月份说:“任何理性的人都不会说苹果是垄断者。”

更逗的是,就连之前制作这部《人民公仆》电视剧的工作室“Kvartal 95”,也干脆直接“摇身一变”组成了一个“人民公仆”党,公司成员也自动成了党员,以支持泽伦斯基参选总统。而随着泽伦斯基如今赢得了大选,这个电视剧工作室也就更进一步,成为了国家的执政党…。。

多年来,苹果在iPhone热卖的支持下,积累了大量现金和有价证券,但在2018年税制改革后,该公司表示,计划以回购股票和派发股息的形式将大部分财富分配给股东。这些回购计划帮助该公司股价在拆分调整后上涨了900%以上。2010年1月1日向苹果投资100万美元,在2014年按照7比1拆分后,上周五的价值将超过913万美元。

可以说,iPhone创造的新产业与它摧毁的产业一样多。网约车公司Lyft和Uber的总市值超过600亿美元,它们的存在主要归功于iPhone普遍采用的GPS定位和高速无线连接。

iPhone与我们日常生活交织得越来越密切,因为它取代了太多其他设备。我们不再使用日历和笔记本作为个人通讯设备,而是使用iPhone。不再单独购买闹钟,车载GPS设备、MP3播放器、手电筒等等,都成为iPhone的功能之一。

北京时间5月4日22:15,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将在美国奥马哈举行。

iPhone和其他智能手机零部件,包括微型摄像头、密集电池、高质量触摸屏等也都被克隆出来,并最终成为标准配置,使许多企业家能够制造新型硬件产品,如无人机、滑板车和智能家居产品。

截至3月底浮存金为1240亿美元,较2018年底增加约10亿美元。

iPhone及其苹果控制的应用商店(App Store)也成为了一项巨大的业务,为应用程序开发者提供了一种向全球受众销售产品的简单方式。今年1月,苹果表示,自2008年推出以来,其应用商店平台上的开发者已经赚了1200亿美元,仅2018年就超过300亿美元。

2018年,苹果成为第一家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库克在一份纪念这一时刻的备忘录中告诉苹果员工:“财务回报只是苹果创新的结果,把我们的产品和客户放在第一位,并始终忠于我们的价值观。”

此外,第一季度以大约17亿美元的总成本回购了A股和B股普通股。

而泽伦斯基扮演的正是这位在乌克兰引起广泛共鸣的中学老师和总统。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召开前夕,哈撒韦公司掌门、“股神”巴菲特接受雅虎财经专访时表示,他对投资中国一直持开放态度。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位于美国加州的苹果总部

在今年2月,卡夫亨氏披露了154亿美元的核心品牌商誉减值、削减季度股息36%和美国证监会传票等一系列负面新闻后,其股价开始跌跌不休。若按照去年四季度伯克希尔哈撒韦对卡夫亨氏的持仓情况计算的话,卡夫亨氏股价下跌对其造成的最大损失一度超过数十亿美元。

2019年9月10日,在美国加州库比蒂诺的苹果总部,苹果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菲尔·席勒在产品发布会上登台发言

苹果公布的官方销售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中,苹果至少售出了14亿部iPhone,加上今年的估计数字,这一数字可能接近16亿部。苹果表示,目前处于激活状态的iPhone超过9亿部。苹果iPhone销量与采用谷歌安卓操作系统的设备相比相形见绌,后者的出货量达到了数十亿部。但正如苹果与三星的激烈法律大战所揭示的那样,谷歌及其安卓合作伙伴从苹果iPhone身上获得了相当多的灵感。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