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大多数语言学校要设在高架桥边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黄文炜】在日本,语言学校,即日语学校,是外国人来日留学的第一站。留学生在语言学校里过了语言关后,可以到大学、大学院或者其他机构直接就职。因工作关系,《环球时报》记者这些年走访了不少语言学校。

据统计,截至去年4月,日本有语言学校680多所,比私立大学还多。这些学校规模大小不一,但教学内容大同小异——教基础日语及一些社会文化基础知识。语言学校一般只上半天课,其余时间学生自由支配,比如可以打工。近年,选择打工的中国留学生逐渐减少,而来自东南亚国家的留学生却像20年前的中国留学生那样勤工俭学。

走访期间,记者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不少语言学校设在高架桥边。这是为什么呢?记者猜测,高架桥上车来车往,噪音较大,估计周边房地产价格相对低些。办语言学校比办大学、专门学校门槛要低,不限于学校法人,一般的会社及个人都可以运营,对于设施设备的要求也相对低些。因此,即使位于都市的道路切割线位置——高架桥边,也是无妨。当然,若房子本身质量好、隔音好,办学不成问题,日本一些保育园、幼儿园也建在高架桥边。

多名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记者证实,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议员理查德·布兰科向阿根廷使馆寻求避难,阿梅里科·德格拉西亚、玛丽亚内利亚·马加良斯向意大利使馆寻求避难。

如今日本语言学校存在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即老师的待遇偏低。曾听几位日语老师谈起,他们觉得与留学生接触、教日语的工作很有魅力,但生活难以过得宽裕,因此干了两三年后就转行的人很多。日语教师中,男性比例偏低,编外老师较多,教学质量因而参差不齐。这不单是经营方面的课题,日本政府对于语言学校的扶持力度似乎也不够,这些年还出现了一人兼任多所学校校长的情况。

说起留学生,日本政府曾“摩拳擦掌”,并于2008年提出“30万留学生”计划。这一目标已基本实现。截至去年5月,在日留学生人数已经达到29.9万人,其中语言学校有9万多人。同时,大的变化也出现了:原先一直是中国留学生人数独占鳌头,去年开始越南学生超过了中国学生,达到30271人,中国学生为28511人。

包括布兰科等三人在内,10名反对派议员依委内瑞拉最高法院认定支持由反对派要员胡安·瓜伊多4月30日主导的小规模兵变,涉嫌“叛国、合谋违法、煽动叛乱”。制宪大会随后剥夺他们的司法豁免权。执法部门8日抓捕全国代表大会副主席埃德加·桑布拉诺。

同样参与未遂兵变的反对派领导人莱奥波尔多·洛佩斯据信在西班牙驻委外交官的官邸内避难。

过去10多年,日本语言学校的经营一定程度上受到中日政治风云的影响。在日经营语言学校的中国人不断增多,其优势是招生能力强、中国市场大。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发生,之后因领土问题中日关系紧张,语言学校一度处境黯淡。但近年随着东南亚学生增多,加上中日关系平稳过渡,语言学校的经营也渐入佳境。善于招生的中国经营者和勤于育人的日本老师相辅相成,把语言教育撑起来了。

委内瑞拉反对党联盟2015年底赢得对全国代表大会、即议会的控制权,持续向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领导的政府发难。政府自2016年以来不承认全国代表大会。最高法院2017年初裁定,议会处于非法状态。马杜罗同年5月启动制宪大会、重新制定宪法。

作为全国代表大会主席,瓜伊多指认制宪大会非法,要求马杜罗下台,今年1月23日自行宣布就任“临时总统”。他9日指认政府不断向反对派议员施压是寻求“解散议会”。(杜鹃)【新华社微特稿】

这些情况反映出时代的变迁,其背后是日本自身及本地区主要国家社会发展的影子。而对许多赴日留学生来说,语言学校不仅是他们初来乍到的第一站,当他们站在坚实、磅礴、嘈杂的高架桥边,选择往哪儿走、怎么走时,或许可以思考很多。

委内瑞拉政府暂时没有作回应。意大利外交部10日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德格拉西亚进入意大利驻委使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