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租房市场8月交易量环比增1646%

中新社北京9月9日电 (记者 于立霄)我爱我家研究院最新数据显示,8月,北京住房租赁交易量环比7月增长16.46%,较5月高点增长0.32%,同比2019年8月增长0.95%。

8月份,北京租房市场迎来因疫情反弹而延后的旺季,我爱我家研究院数据显示,8月北京租赁规模重回5月的高水平,与2019年3月、7月春夏两个旺季高点持平,市场迎来了延后的旺季。

我爱我家研究院分析认为,北京疫情在6月出现二次反弹后,原本应在6、7月释放的毕业租赁需求后移,加上9月中小学、高校都将开学,8月北京住房租赁市场的需求大幅增长,因而租赁交易量重新回到高点水平,市场迎来了迟到的租赁旺季,量价齐升。

针对未来北京租房市场走向,业界预计,8月过后,北京租房市场将逐步走向淡季,未来在疫情的余波下,北京租房交易量将逐步下滑,租金难有上涨的空间。(完)

今年2月疫情暴发后,北京租金价格下行明显,从4月开始,整租交易每月每平方米均价在90元以下。8月,随着交易量回升的拉动下,北京租金止跌回升。

业界分析认为,8月北京租金环比涨幅不足2%,同比跌幅则接近8%,租金水平不仅没有重回去年的历史高点,也没有回到今年年初的淡季水平。

尽管墙的面积有限,可很多部门都要求制度上墙,如何平衡不同部门的牌子摆放,着实让基层伤透了脑筋。 一名基层干部对半月谈记者说,上级部门要求道德讲堂里挂的牌子要有孔子像,但办公室里空间受限,就摆放在墙的下半部分,结果来检查的不满意,要求放在更高更显眼的位置。 为了让本部门的工作内容在基层显得更重要,有的部门甚至开始“抢占”基层办公室墙上的好位置。有一次,一名干部下基层,正好看到基层办公室刚刚粉刷过墙。于是,他指着墙上正中央的位置说,这地方他要了,过几天挂他分管工作的宣传板。他事后对半月谈记者说:“只能先预定下,因为各部门都要往上挂……”

西城、海淀两区租金领跑全市。由于西城区、海淀区拥有丰富的中小学教育资源,8月毕业旺季延迟出现后,西城、海淀两区的房屋租金回升速度最快。数据显示,8月,在北京整租交易量较多的十个区里,西城区的租金涨幅最大,为4.01%,同时也是全市最高的;海淀区租金涨幅其次,为2.16%。

1“牌子太多,挂不过来,只好叠起来挂上”

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受办公场所面积所限,为了满足不同部门的“有相关场所、制度上墙”等要求,基层普遍采取的应对办法是:哪个部门来检查,就挂哪个部门的。同时,一房多用,按需所取,既得挂好牌子,更得演好戏。

在东部某村委会办公室,几间办公用房的门牌标签上分别写着“院长办公室”“休息室”等。村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别看今天是院长办公室,明天可能就变成超市。” 原来,休息室、院长办公室的牌子是为了满足民政部门检查验收幸福院工作的要求。但当另一个部门来检查爱心超市扶贫工作的时候,休息室里的床、院长办公室里的办公桌椅都会被搬出去,把货架子搬进来,把各种物资摆上。 为了满足上级检查要求,村里除了频繁搬动桌椅、更换门牌签,还要更新墙上的宣传栏。该村村干部说:“制度不上墙,检查验收就不好过关 。” 各级不同部门到村里检查工作一般不会停留太久,但村里为了迎检所做的更换门牌签、搬桌椅货架、准备档案记录等工作会让基层干部忙得四脚朝天。 有村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有时上午来一个部门检查,下午又来另一个部门检查。为了折腾这些,经常中午饭都来不及吃。 挂好牌子演好戏,绝不能敷衍了事,要“入戏”。一名基层干部说,为了让临时拼凑成的超市更加真实,有时候还要组织人员来购物。

走进北方某省的一间村委会办公室,半月谈记者看到墙上挂着的宣传板、制度牌特别惹眼,满满当当几乎占据了四面墙上所有能挂东西的地方。 其中一面墙上,挂着好几块关于人民调解工作流程的宣传板,把人民调解宣传板掀起来,就是关于民兵预备役工作的宣传板。村干部说:“墙只有四面,可牌子太多,挂不过来,只好叠起来挂上。” 除了挂在墙上的,还有摆在墙边暖气片、窗台上的。“实在太多了,表都没地儿挂了。”村干部说。 这些大小不一的宣传板关乎不同部门的工作,包括人民调解、综合治理、阳光救助等众多内容。此外,村委会门口还悬挂着道德讲堂、农家书屋等七八个较小的门牌匾。 根据各级各部门检查的频次不同,这些牌子、板子也分了三六九等,受到分类对待:重要的挂墙上,次要的放在办公橱柜后,另外有些搁在地上,还有一些堆在仓库里,上面都落了一层灰。

2 挂好牌子演好戏,一房多用今天养老明天卖货

8月北京租房市场租金回升,数据显示,8月,北京整租交易,每平方米平均成交租金为89.32元(人民币,下同),环比7月上涨1.59%,同比2019年8月下跌7.83%,而每套房每月租金为5649元,环比上涨0.94%,同比2019年8月下跌9.71%。

当前,各地实施了多样化举措,不断深化改革,推动治理力量向基层一线下沉,取得了一定的社会成效。 但多位受访的干部和专家认为,治理力量下沉绝不是仅让制度挂在墙上,而要探索如何将更多资源、服务和管理放到基层,否则良好的初衷可能会让基层形式主义抬头。 多名受访基层干部反映,宣传栏、宣传牌等大都是为了应付检查,平时并没有人关注,群众很少看,因此并没有起到实际作用。 不仅如此,就一项工作来说,不仅需要一套牌子,还需要有一套完整的档案搭配。一名基层干部说:“有的档案是假的。比如,根本没有人来借书看,哪来的图书借阅记录,检查又必须要有记录,不编咋整?” 多位基层干部认为,治理力量下沉一线没问题,但关键是干活的人还是那么多,牌子、板子挂上了,基层的专业配套能力及相关资源跟不上,如何更好服务群众?只有形式,没有内容,只会增加基层负担。 这些宣传板、牌大小质地不一,价格也不一样。基层干部算了一笔账:“墙上挂着的宣传牌80元钱一个,小卡片10块钱一个。一年光做这些牌子和档案就得上万块钱。” 制度上墙还不算完,后面还跟着考核监督。“官僚主义水来,形式主义土掩”,从绞尽脑汁琢磨如何让牌子更方便挂上取下,再到挖空心思捏造姓名填写材料报表,准备迎检几乎成了一些地方基层工作的“主旋律”。 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吕德文认为,为基层“解套”已经是一件迫在眉睫的工作,基层治理要返璞归真。基层治理主要是做群众工作的,要警惕一切为了方便上级监督,借制度和规范而施行的形式主义工作。基层治理的关键是提高各级政府和各个部门的政策转化能力。 制度规矩的价值在于执行落实,制度“上墙”不是目的,“上心”才是关键。

3 制度上墙不是目的,上心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