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家观出发看西藏历史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深入开展西藏地方和祖国关系史教育,引导各族群众树立正确的国家观、历史观、民族观、文化观、宗教观。”同时,他还强调要不断增强各族群众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高屋建瓴地揭示了西藏历史是祖国历史的有机组成部分。

中央历次的西藏工作座谈会都强调,做好西藏工作事关全党全国的大局。在全国加强“五个认同”的教育和引导,边疆地区如此,西藏和涉藏相关地方也是如此。做好西藏和涉藏相关地方的工作,以“五个认同”统一思想观念,首先要解决国家观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又和历史观、民族观、文化观相关,尤其是和历史观密切相关。

人们对于此次精耕4年的《姜子牙》可谓恭候多时,该片自年初春节档撤档,一直到秋凉终得以呈现大银幕。从目前的观众反馈看,人们似乎不可避免将其与《哪吒之魔童降世》进行对比,普遍观点是,核心人物更成熟隐忍的《姜子牙》在故事上不及“哪吒”紧凑有趣,影片整体氛围更为沉重,人物设置中规中矩,没有了“哪吒”中令人“惊艳”的颠覆。

目前占据票房鳌头的《姜子牙》被认为是“站在了前作的肩膀上”,该片团队此前推出现象级国漫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其中颠覆性的人物塑造令人们感受到“我命由我不由天”之“燃”,更由此对国漫的全面崛起充满期待。

正如毛泽东早在1939年所写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之中所指出的那样,中国“共有数十种少数民族,虽然文化发展的程度不同,但是都已有长久的历史。中国是一个由多数民族结合而成的拥有广大人口的国家”。因此,作为统一国家各组成部分的历史进程,以多民族共同发展的形式,构成了中国各地方与中央的关系史,西藏历史也是如此。

站在大历史的方位上看,涉及西藏工作的国家观,其核心就是“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句话不仅是国务院新闻办近年来在涉藏白皮书中对国际社会的一个重要陈述,也是在涉藏工作之中需要理解和认清的史实。

勇立潮头御风行,击鼓催征稳驭舟。站在历史的重要关口,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擘画蓝图,必将引领“中国号”巨轮在新时代民族复兴伟业新征程上续写新的更大奇迹。

总监制丨骆红秉 王姗姗

我们国家今天所处的历史方位是什么?概括地讲,就是中国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长期的艰苦奋斗,废除封建制度、推翻帝国主义,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历经革命和建设,遭受风雨坎坷,又经历改革开放,40多年来国力大为增强、人民生活逐渐富足,正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走上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我们国家和民族能处在这样的历史方位上,是很不容易的。

近些年,在恰白等老一辈学者的示范下,具有相同意识的学者逐渐增多,国家认同意识不断增强,并且在超越各族各界工作范围的领域里取得共识。在中国藏学界,近些年还有不少学者从炎黄血缘、中华文化交融、家国一统等方面论证西藏地方与祖国关系,成果迭出。

《姜子牙》目前豆瓣评分7.1,较之《哪吒之魔童降世》的8.5尚有不小距离。

西藏著名学者恰白·次旦平措先生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富有启示。其著作《西藏通史》,以西藏地方政权演变为基本线索,勾勒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西藏地方逐渐与全国走向融合、结合成政治一体化国家的历史轮廓,以科学探究精神揭示出西藏成为中国一部分的历史事实。观其著述,人们就能读懂“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认识的形成过程。

一个国家从萌芽到形成,是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进行的,是“动态”的,是先有其实,后得其名的。中国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中国,中华民族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中华民族,有其“历史上长期的合理性”;西藏今天是这个样子,而不是别的样子,也有其“长期的合理性”。

去年国庆档,一部《我和我的祖国》以一种颇为独到的切入方式讲述大情怀,赢得票房口碑双丰收,作为《我和我的祖国》的姊妹篇,《我和我的家乡》延续集体创作的方式,由著名导演张艺谋担当总监制,曾经成功执导“疯狂系列”的宁浩担任总导演。

在现映的国庆档影片中,与《姜子牙》同日上映的《我和我的家乡》在豆瓣评分上以7.6领跑。

对于这份文件,习近平总书记倾注大量心血,亲力亲为进行战略谋划。早在五中全会召开的七个月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专门成立文件起草组,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担任组长。随后,习近平先后主持召开2次中央政治局会议、3次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2次起草组会议,研究审议规划《建议》稿的总体框架、基本思路、指导原则和重要内容。为确保规划《建议》稿的起草得到高质量完成,习近平还多次到地方基层深入调研,主持召开多场不同领域的座谈会,当面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并多次亲自修改审定文件稿。

西方文明的进程有西方历史的合理性,但是不能拿来衡量所有文明进程的合理与否,西方国家的形成有西方国家历史的合理性,但是不能拿来衡量所有国家形成的合理与否。如费孝通先生所说,中国是一个多元文化、多个民族造就的历史共同体。“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这就是中国“历史上长期的合理性”。这个合理性在于中国各兄弟民族经过几千年的“交往、交流、交融”,形成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缔造了一个统一的国家。

《西藏通史》揭示出西藏地方与中国其他地区走向统一的轨迹,以史实阐明了西藏历代政权及其统治者主动与中央王朝联系或主动归属的过程。恰白先生把西藏地区作为中国的一个部分,从远古时期叙史,用具体史实详细描述出西藏这个中国历史的源头之一,如何与其他地区相汇聚,形成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恰白先生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阐释西藏历史,以史学研究促进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体现出浓厚的国家认同意识。

从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远景目标,到“十四五”规划的指导思想和必须遵循的原则、六大主要目标、十二个重点领域的思路和工作部署,从提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到“中等收入群体显著扩大”、“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等等一系列全新表述……新的发展阶段、新的发展理念、新的发展格局,使人们透过这份两万余字的规划《建议》,看到未来五年中国前行的目标和路线图,更可感知十五年后的中国即将成为的模样。

尽管在疫情影响下,影院仍有上座率不超过75%的限制,但在上个无声消失的春节档之后,此次正逢国庆与中秋双至的特别档期终于还是迎来观众全面爆发的观影热潮,档期首日不仅成功刷新2020年日票房纪录,单日票房更超越大片云集的去年国庆档首日,成为新的历史纪录。

《我和我的家乡》此前被业内寄予票房厚望,一方面其延续的《我和我的祖国》的实力导演单元创作模式此前获得认可,另一方面,其温馨喜剧的类型也被认为颇受节日市场欢迎。该片目前在排片占比上与《姜子牙》相去不远,票房后劲不可小觑。

与此同时,《姜子牙》在画面效果、细节上有着明显进步,不少观众认为,该片的影音体验达到了动画电影的更高水准。

除了这两部票房热门,《急先锋》和《夺冠》也都拿下了3000万元以上的不错成绩,此外,还有将于4日上映的颇受看好的小清新作品《一点就到家》,或也将为这一特别档期后程加力。(完)

历史观对国家观而言,在于从观念上引申出历史方位的视野。历史方位,简单地讲就是把历史作为一个有维度的坐标,每一个时段是其他时段的接续,每一个空间和其他空间都有关联,每个民族、国家和个人都处在一个位置上,都有一定的意义。近些年中央的相关文献,对我国所处的历史方位都有着精辟的判定和论述。

视觉丨高凌潇 蔡承学

大量的史料表明,藏族在由部落到部落联盟的历史进程之始,如同中国其他民族的历史一样,就自觉地参与到了缔造统一中国的历程,并在成为一个自觉的民族之后,为统一的中国作出了持续的贡献。由此可以说,理解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今天在涉藏工作上理解国家认同的一把钥匙。

从近处说,走到今天这一历史方位,是上百年来中国众多的仁人志士和广大人民群众艰苦卓绝、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往远一点说,是上千年来中国各个民族在共同的生产生活中相依共存,其中也包括血与火的交往,创造了辉煌的中华文明,结下了不能分离、不可分割的关系,缔造了统一的国家所带来的。再往远处说,是几千年来生活在中华大地上的族群,经过自在到自觉的意识而形成各个兄弟民族共同推动建立和发展祖国的历程所奠定的。国家认同在中国有一条非常清晰的历史脉络,它是连续的、连贯的,从未断裂过。